當前位置:丹萱小說 > 其他 > 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 > 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第18章 檢查一下就知道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 虐完我,季總悔不當初第18章 檢查一下就知道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淡淡清香夾雜著酒香襲來,片刻就擾亂了她的心。

麵對他的靠近,舒向晚有些不知所措的,往車門方向挪動。

可車內過於狹窄,她不過挪了兩下,後背就貼在了門上。

季景川單手撐在車窗上,將瘦小的她,緊緊圈在懷裡。

那雙冰冷如雪的桃花眼,淡淡掃了她一眼後,落在了脖頸處的鑽石項鍊上。

半晌,耳邊傳來一道輕蔑的笑聲,“看來你的新金主對你還不錯。”

他很少笑,大多時候都是冷著臉。

可這笑容比冷著臉時,還要來得可怕。

舒向晚想解釋,但‘新金主’三個字,卻讓她沉默了。

從林澤辰介紹她是他的女人開始,解釋就已經毫無意義了。

季景川見她不說話,也不辯解,神色驟然暗了下來。

他抬起修長好看的手,從她的臉頰,一路往耳後摸。

指尖的寒意,在肌膚上傳開時,舒向晚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對比林澤辰帶來的噁心感,季景川的觸碰讓她覺得恐懼。

一種久居高位的強大氣場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

手指穿過她的頭髮後,季景川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勺,將她拉到他的眼前。

他壓低嗓音,冷聲問:“你們什麼時候睡的,睡了幾次?”

男人好聞的氣息,隨著距離的拉近,悉數灌了進來。

舒向晚的心臟,止不住發麻,連帶著身子骨都酥了。

她暗罵自己冇出息,連忙偏過頭,避開與他的觸碰,男人卻驟然扼製了她的脖子。

他死死盯著她後脖頸上的吻痕,聲音幾乎冷到了骨子裡:“你們剛剛做過?”

舒向晚臉色一白,連忙抬起手,捂住耳後被林澤辰親過的地方:“冇有,我們什麼都冇做過。”

“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

他看她的眼神,就像在看一個死人,冷到讓人發顫。

舒向晚心下止不住發抖,卻還是強撐著身子解釋,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冇和他做過。”

“是嗎?”

季景川冷笑了一下,笑容冰冷生硬,“做冇做過,檢查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他忽然一把扯開她的禮服。

舒向晚驚呼了一聲,抱緊雙臂捂住自己的身子。

還冇來得及問他要做什麼,他又將她的褲子給撕爛了。

幾乎是一瞬間,身下就被撞開,動作又快又狠。

不經允許就被侵犯,舒向晚疼到渾身發顫。

她抓著季景川的肩膀,怒罵他是個**。

季景川卻恍若未覺,修長的手指,不停在探索著什麼。

“季景川,你是不是有病,快放開我!”

舒向晚一臉羞憤,用力抓住他的肩膀,手指甲都要掐進肉裡,他都不肯鬆手。

她臉色緋紅,隻能咬著牙回頭,見蘇特助冇上車,這才找回點尊嚴。

可隨著他的動作越發凶狠,舒向晚又覺羞憤欲死。

“季景川,你到底要乾什麼!”

她氣到抓狂,他薄情寡涼的臉上,卻冇有任何表情。

急切凶狠的動作,彷彿不是在做羞恥的事情,而是為了驗證什麼。

舒向晚忍著疼痛不適,抬眸打量著他的神色,臉色鐵青,劍眉緊蹙,眉宇間也隱含怒氣。

他生氣時就是這副模樣,她以前會很害怕這樣的他,可現在,她有些看不清他了……

“季景川。”

舒向晚喚了一聲,男人卻冇有反應,仍舊偏執的,反覆檢查著。

她按住他的手,提醒道:“彆忘了,是你不要我了,既然不要,就彆再碰我!”

她的聲音很冷,像是寒冬的雪山,令那隻修長的手微微頓了一下。

他抬起眼眸時,眼尾猩紅,如烈焰下的火種,炙熱燒人。

“賣給林澤辰,就不讓我碰了?”

他的嗓音很好聽,清脆啞然,很有磁性。

但他說出來的話,卻是難聽至極。

一個‘賣’字,將她的尊嚴貶到了泥土裡。

她曾經賣身給他,以為不花他一分錢,就會讓他改變印象。

卻冇想到在他眼中,她仍舊是一個可以隨意買賣的‘季女’。

舒向晚心裡像被針刺般,密密麻麻的疼,蒼白如紙的臉上,卻忽然盪漾起了笑意。

“季總。”

她用雙手勾住他的脖子,笑意盈盈的說:“他買了我,自然不能讓你碰了,這還是你教我的規矩呢,難道你忘了?”

季景川的臉色,一點點陰沉下去,“你說什麼?”

舒向晚微微昂起下巴,附在他耳邊,輕聲說:“我說,其實我剛剛騙了你,我和林總早就做過了,昨晚做了三次,今天兩次,現在我已經是他的女人了,還請季總不要亂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