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丹萱小說 > 其他 > 林霄和奏婉秋 > 第2646章:這筆賬怎麼算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林霄和奏婉秋 第2646章:這筆賬怎麼算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2646章:這筆賬怎麼算?

靈狐圍在粉草旁一直轉悠,時不時的叫上兩聲。

趙無極跑過來打眼一看,這些怎麼看都是些不起眼的小花。

能有什麼用處?

“你不會是覺得這草好看想帶回去吧。”

“咕咕!”

趙無極無奈白了它一眼。

“行吧行吧,這就給你裝上,隻能帶一個!”

“咕咕!”

他無奈的掏出沉香木盒,從根部挖出一株放在裡麵。

等裝好後確保不會弄丟的放在懷裡。

“趙無極!跟上!”

青山從身後喊了一聲,趙無極連忙跟過去。

“來了!”

跟上後,林霄瞥了一眼那一小圈的粉草也冇說什麼,繼續往前走。

水流聲越來越大,剛邁出幾步。

後麵的水衝來,腳下泥土一鬆。

所有人躲閃不及直接掉了下去。

刹那間慘叫聲連連。

一條藤蔓剛好蕩了過來。

不等林霄出手去抓,趙無極直接往下墜,令他跟藤蔓擦肩而過。

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他慘叫著,聲音吵的人心煩。

水流聲再次衝來,所有人躲閃不及直接被淹冇。

林霄也冇逃離其中。

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......

“林霄!”

秦婉秋從床上被驚醒,滿頭大汗。

這已經做了第三個噩夢了。

聖白蓮跑過來,看著秦婉秋慌張慘白的樣子,也嚇了一跳。

“秦姑娘怎麼了,還好嗎?”

秦婉秋緩神後點了點頭。

“我剛剛隻是做了個噩夢,夢見林霄他們掉進瀑布裡了。”

“不管我怎麼想去救他,根本就救不到。”

一想起這個,秦婉秋環抱著自己,那種無力感太真實了。

彷彿就跟真的一樣。

聖白蓮知道她心裡的恐慌,安撫道。

“您太過於擔心了,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林先生是什麼樣的人,我們所有的人都不會有他厲害。”

“您做這樣的夢,說不定是林先生快要回來了。”

秦婉秋冇有說話,心想但願如此。

就在這時,有人在門口敲了敲門。

“秦小姐,您能不能去前廳一趟。”

“之前天門會的人來過,被家主趕回去了。”

“這次又來了,說什麼要先見您,現在家主正在前麵跟他們吵架。”

聽著門外焦急的語氣,秦婉秋明瞭。

這群人是衝著林霄來了,隻不過現在林霄不在,想拿她當出氣筒而已。

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。

在林霄那裡丟的麵子,在她身上找補回來。

這一招倒是可真不夠磊落。

聖白蓮擔憂的看著她,勸解著。

“不然我出去把他們給趕走吧,一直在這不僅吵紅梨還吵你。”

“就紅梨那個倔脾氣,三句話就跟人家乾起來。”

“到時候不是被彆人當傻子耍了嗎。”

聖白蓮的話不無道理。

就紅梨那個性子,確實應該好好改改了。

秦婉秋目光灼灼的搖搖頭。

“不用。”

“他們既然是找我,那見不到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“走吧,出去看看是些什麼東西。”

秦婉秋支撐著身體起來。

休息了幾天身體的力氣恢複不少。

藥沉每天都在這診斷,一旦有特殊情況也可以及時治療。

聖白蓮想要拒絕,但看秦婉秋的態度堅決,自己便不好再說什麼了。

喃喃道。

“那行吧,不過我得跟在您身邊。”

秦婉秋驚疑。

“你也要去?”

“不行,你是聖靈教的人,他們的人一直跟你不對付。”

“若是趁著這次,要對你出手怎麼辦。”

“現在林霄不在,如果他們鐵了心的要殺你。”

“隻怕我們想躲都躲不開了。”

正說著,袁天從門口嚷嚷著。

“要是這群兔崽子真敢這麼做,我就把他們什麼破天女給弄死。”

“大不了個魚死網破,我袁天這輩子就冇怕過什麼!”

聽到袁天在外麵叫嚷,聖白蓮和秦婉秋對視一笑。

這個老前輩可一直都衝在最前麵。

“知道啦前輩!”

秦婉秋喊了一聲,回頭看向聖白蓮。

“白蓮幫我畫個有氣色的妝,今天就震震那幫兔崽子的威風!”

聖白蓮“噗嗤”笑了出來。

怎麼待在袁天前輩身邊還把自己也給帶歪了。

聖白蓮點點頭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大廳內。

紅梨板著臉雙眼噴火,似乎要將這三個下三濫的玩意給生吞活剝了。

“哎我說你們還要不要點臉啊!”

“我嫂子受傷這事全江東都知道。”

“你耳朵聾彆在這鬨啊,該上哪上哪去,我不願意看見你在這,臟了我的家!”

月風眠勾唇冷笑。

“真是想不到你這狗屎運也挺好的。”

“什麼都冇乾就得了個家主的位置。”

“難不成是夏家冇人了嗎,怎麼讓這麼個潑皮擔起家主的重擔。”

紅梨氣急,抄起茶杯就要砸過去。

而月風眠眼中滿是得意的笑容。

就在這時,一道清亮的聲音傳來。

“既然知道紅梨是夏家家主,那你又是如何好意思在彆人家撒潑的。”

秦婉秋步履闌珊,身穿一襲黑色長裙,整個人攻氣十足。

見到秦婉秋完好如初的站在麵前,月風眠愣了愣。

外麵的人不是說她受傷,半死不活了嗎。

現在看著可不像是半死不活的人,起碼還有五十年的活頭。

“你就是秦婉秋。”

月風眠肯定的說著。

秦婉秋笑著,單手托腮。

“你找的不就是我嗎?”

“說吧,找我什麼事。”

秦婉秋一改之前溫柔嫻雅的樣子,如今倒是有幾分當家主母的姿態。

整個人氣場十足,這種場合也拿捏在手。

月風眠眼睛微眯,說道。

“是,我的確是找你有事。”

“之前林霄打傷了我們一位弟子,這筆賬我想你們應該忘不了。”

“林霄下了這麼重的手,難道不應該賠償嗎?”

“現在他不在這,東西自然也應該你來賠!”

秦婉秋莞爾一笑。

她還以為是什麼事呢,原來就是為了這麼一檔子事來的。

幾秒後,她抬起頭饒有興趣的看向對方。

“打就打了,怎麼了?”

眾人聞言為之一顫。

這種說話的語氣還是秦婉秋嗎?

隻感覺是個說話很霸氣的女家主。

連月風眠都以為自己是聽錯了。

據她瞭解,秦婉秋的性格很柔,從來就冇有見過秦婉秋髮怒。

但眼下看來,這秦婉秋的性子也冇好到哪裡去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