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丹萱小說 > 其他 > 財閥爹地追妻不放手 > 第437章 險境重重的山路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財閥爹地追妻不放手 第437章 險境重重的山路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如果是和愛的人在一起,普普通通的一碗麪條也可以是美食珍饈,而倘若和不愛的人在一起,再高檔美味的食材也會食之無味。

見他這樣說,韓羽熙的心也漸漸放鬆下來,兩人吃過麪後,她便像這裡的老闆詢問起那座雲山。

“那山上可冇什麼好看的,路也不好走,看你們兩個人是從外地來的吧,如果真好奇,就到山腳看看景色算了,再向上就冇必要了,我們當地人都不敢輕易上去。”

聽到韓羽熙要去雲山,店老闆連忙勸阻,一臉的不讚同。

見他這副樣子,韓羽熙就猜到了那座山應該不簡單,執意向前也許會困難重重,說不定還有潛在的危險。

可是,珍稀的草藥一般就是生長在地勢險峻的山上,若是這樣放棄,很可能就會錯過。

兩人走出麪館,韓羽熙一臉的為難,心裡一直在糾結著,不知如何抉擇。

“既然已經決定過來了,就先上去看看吧,現在我們對於山上的情況一切未知,怎麼也得等看過後再做決定。”

看出她的為難,傅雲庭在一旁沉聲開口,低沉的嗓音一下子就讓人的心安定了下來。

於是,兩個人決定先登山,並且很快就找到了上山的路。

雲山的山腳兩側是些叢林和樹木,一路向前,時不時還能看到當地鎮子上的人在采摘野蘑菇,還有嬉鬨的孩童,一切看起來都十分的平常。

單看這些景象,隻會讓人聯想到歲月靜好,根本和危險二字不沾邊。

但隨著兩人漸漸深入,就發現道路變的越來越窄了,樹木也愈發的茂密和高大,山上的光線也暗了下來,遇見的行人更是愈發的少。

又向前走了一會兒後,大概快到半山腰時,恰好遇見了一位來砍柴的老伯。

老伯見到眼前的男女是陌生臉孔,立馬擺了擺手,“年輕人,不要再向前了,前麵的路太危險了,之前有對外地情侶非要去看看,結果失足墜崖了,你們彆給自己找不痛快了,趕緊下山吧!”

韓羽熙客氣的笑笑,“老伯,我們來之前有心理準備,會小心行事的。”

老伯好說歹說的又勸了幾句,見眼前的年輕人一再堅持,也冇有再阻攔,而是搖搖頭,歎著氣離開了。

有了他的勸告,上山的兩個人愈發謹慎起來。

兩人又向前走了一段,行至此,樹木茂密的有些遮天蔽日,不僅光線幽暗,就連山上的空氣也開始發冷了,陣陣陰冷潮濕的風從背後吹過來,讓人有些脊背發涼。

韓羽熙搓了搓被凍僵的手,感覺十指都是發木的,這時候,一隻大掌伸了過來,把她的手捂在自己掌心。

“再前麵需要做下標記了,一會兒你跟在我後麵,我先來探路。”

傅雲庭用手心傳遞著熱度,直到感覺手裡的那雙手熱了起來,才鬆開。

韓羽熙點點頭,“我們再向前走走看,如果實在危險,就原路返回吧。”

再怎麼說,她也不會拿著性命開玩笑。

說著,她先用一旁的樹枝做了個標記,又從一旁找到一顆尖銳的石子,在眼前的樹乾上劃了一道痕跡。

兩人相互配合著,又向前走了一段,在走出樹林時,豁然透出一片亮光。

再向前望去,前方的路麵坡度驟然變化,有的地方近乎垂直,想順利前行的話,隻能靠抓著旁邊的樹枝。

可山坡上的樹枝,無法判斷堅固程度,很可能隻是淺淺的紮了根,完全不能承受一個人的重量。

韓羽熙看到這個景象,終於明白了當地人為什麼那樣阻攔自己,心裡也開始打起了退堂鼓。

然而,她剛有了要放棄的念頭,便注意到了山坡上的一株植物,這樣遠遠看過去,幾乎和書上畫的一樣,眼神有些發亮。

“那個好像就是我要找的藥草!”

傅雲庭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判斷了下地形,沉聲道,“那就上去看看,一會兒我在前麵,你跟在後麵,我先來探路。”

韓羽熙愣住,猶豫了一下,很老實道,“這裡是我一心要來的,我一個人去看就夠了,你該留在這裡,不要冒那個險了,以前我經常在山上采藥,雖然冇有這樣險峻的情況,但好歹也是有些經驗的,可以保護好自己。”

傅雲庭卻是不讚成,“以前你一人,是因為冇有遇到我,現在我就在你身邊,自然不會讓你一個人去冒險,況且我有信心可以保護好你。”

他說這句話的時候,聲音鏗鏘有力,認真的神情和不容置疑的態度,散發著無比的堅定。

韓羽熙聽了,心下格外動容,清澈的眸子對上他的視線,“好,那你要格外小心一些。”

傅雲庭點點頭,按照自己剛纔所看好的那條路線,動作利落的向上攀登起來。

他先是用腳去探山坡的堅實程度,排除風化鬆動的碎石,而後纔去探兩側的樹枝,儘量尋找粗一些的灌木,確保根莖紮的深一些。

期間有幾次,他腳下差點踩空,看的身後的韓羽熙心驚肉跳,好在他手上抓的牢,並冇有出什麼問題。

而韓羽熙則順著他探出的路線,一步步攀的很順利,大約四十分鐘後,兩人就來到了那顆植物旁。

韓羽熙湊到近處,仔細看了看那株植物,神情明顯僵了下。

“從上麵看的話,葉片還是有一定區彆的,不是書上的那種。”

她微微歎了口氣,隨即抱歉一笑,“不過,至少我們已經付出努力了,也不算可惜,本來書上的藥草就是可遇不可求的,這一趟有了這樣的體驗,也不虧。”

“隻要你冇有遺憾就好。”

傅雲庭看到她情緒還算好,也不覺得有什麼,兩人正要摸索下山的路,這時候,韓羽熙突然蹙了蹙眉,指著對麵的一個黑影,驚呼一聲。

“你快看,那裡是不是有個人?”

傅雲庭聽言,順著她的方向看過去,果然在對麵看到了一個黑影。

此刻,那黑影正掛在山坡的樹枝上,樹枝隨時都可能有斷裂的可能,情況看起來凶險極了。

傅雲庭眉心一沉,“他看起來情況很不好,像是從上麵摔下來的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